“大熊猫教授”胡锦矗:“千万里,追寻你踪迹”

2018-02-09 10:00:15来源:中国教育报
字号:

644873_zhangp_1517972913123_b.jpg

西华师范大学珍稀动植物研究所教授、世界著名大熊猫研究专家胡锦矗。 (资料图片

645860_zhangp_1518074513418_b.jpg

1981年,胡锦矗(右一)与世界自然基金会著名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左二)在海拔4000米的卧龙贝母坪考察野生大熊猫。(资料图片)

满头银丝的胡锦矗,依然怀念少年时穿越密林求学的情景。

那时,他每个月都要从老家四川开江县出发,徒步翻越莽莽大巴山,到万县(今重庆万州区)念高中。路途虽然艰辛,但他却“饱览了风光,锻炼了身体”。

多年后,他的足迹沿着青藏高原的东缘,遍布岷山、龙门山、邛崃山、相岭。他的团队被称为“胡家军”,他探索的大熊猫研究法被誉为“胡式方法”。

如今,大熊猫保护已经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基于大熊猫保护衍生的动植物学、生态学研究方兴未艾。其间,每逢坎坷争议的关键时刻,偏居川北小城南充的胡锦矗,都会像一位“掌舵人”,牢牢扶住学科发展。

出生于1929年的胡锦矗,现在已经爬不上海拔几千米的高山,但他的人生,就像他翻越过的群山一样,跌宕起伏。

风乎舞雩咏而归

少时胡锦矗家境尚可。他告别了当时农村孩子放牛养猪的命运,背起了书包上学堂。可他生性淘气,一听老师讲课就犯困,上树掏鸟窝,下田捉泥鳅,倒精神头儿十足,逃学、留级是家常便饭。

父亲胡文彬认为儿子不学无术,盛怒之下打算让胡锦矗退学。胡锦矗的堂兄胡锦万在开江县城一所学校教书,他劝阻胡文彬:“老辈迁居下山是为了后辈的出路,而读书就是最好的出路。”

在胡锦万的建议下,胡锦矗被送到开江县城读初中。校长曾孟九是川大毕业的高材生。这位曾校长极为严格,每天让学生出操锻炼好几个小时。青春年少的胡锦矗心生不服,处处作对。

一次,正当数九寒冬,胡锦矗偶然发现曾校长居然钻进刺骨的河里游泳,这让他大感惊讶,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此后,胡锦矗常常暗中观察,发现学生锻炼时,曾孟九也在一起锻炼;东方未白,学生酣睡时,曾孟九早已在操场把太极打得行云流水,大有闻鸡起舞的古风。再后来,曾孟九晨练时,身边就多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那便是胡锦矗。

胡锦矗成年后才领悟到校长的用意。当年抗日战争正胶着鏖战,曾孟九对国家和民族前途的担忧,都化作了他的办学思想:“唯有知识武装头脑,运动强健体魄,民族才有希望。”

胡锦矗初中毕业后,徒步一百多公里到万县求学。1938年,武汉沦陷以后,很多学校西迁,小小的山城万县,成了思想荟萃之地。其时,同为川东北老乡的晏阳初在重庆创办中国乡村建设育才院,开展平民教育运动,胡锦矗在这里第一次“睁开了双眼”,教育报国的理想由此萌生。

彼时,已是万县中学训导主任的曾孟九对胡锦矗颇为器重,认为他是可雕之才。万县城边,河沟密布。不论酷暑还是寒冬,每到课余,曾孟九常带着学生们搏风击水。他告诉胡锦矗,要“勤运动,均劳力,慎寒暖,节饮食”,既是养身之道,亦为做人之理。

“沐浴寒瀑,身披斜晖,耳闻渔歌,口中轻唱:‘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胡锦矗深情地回忆起万县求学的经历,感慨“经师易遇,人师难求”。

1950年,胡锦矗考入四川省立教育学院教育行政系。不久,四川省立教育学院与国立女子师范学院合并为西南师范学院(今西南大学前身),因师范相关专业学生人数太多,学校考虑将来毕业生分配问题,便鼓励师范专业学生转系,懵懵懂懂的胡锦矗就报了一个与自己专业相去甚远的生物系。区别于生物科班的“甲班”,学校专门给这拨转系生开了个“乙班”。

胡锦矗在生物系学习时又遇到了影响他一生的老师施白南。施白南是我国著名的生物学家,时任西南师范学院生物系主任。为了能让胡锦矗这一批“零基础”的师范生跟上节奏,施白南提出亲自给“乙班”授课。

施白南授课并非照本宣科。上世纪30年代,爱国实业家、民生公司创办人卢作孚在重庆北碚成立西部科学院,施白南担纲动物组领衔专家,走遍了大西南的山山水水。课堂上,施白南用自己在野外考察的案例,给学生解释专业知识,说“大自然就是最好的课堂”。那些新奇的见闻,常把胡锦矗听得如痴如醉。

“吃鱼,吐骨头!”就连吃饭,也变成了施白南的课堂,“你们看,青鱼的牙齿比较粗大,草鱼的牙齿比较细,因为青鱼吃螺蛳壳,没有这副‘家伙’,它就‘整’不动。”

直到现在,胡锦矗吃鱼还有收藏鱼骨头的习惯。

“貔友”相交写传奇

师者引领胡锦矗走上了学术之道,而“朋友”却让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精深,同时给了他人生的乐趣和精神的寄托。

这位“朋友”就是大熊猫,古称“貔”,又称“豼”“貊”。

尽管现在大熊猫风靡世界,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文献却对这种神秘动物的记载极少。三国时期陆玑的《毛诗》中记载“豼似虎,或曰似熊,名叫执夷,又叫白狐”,说大熊猫又像虎又像熊,通体白色;晋代文学家郭璞在《山海经》注中提到:“邛崃山出貊,似熊而黑白驳,亦食铜铁”,他的描述最接近现代人所认识的大熊猫,而“食铜铁”的记录,让人怀疑郭璞是否亲眼见过大熊猫。

大熊猫栖息于高山丛林之中,离群独居,与清风相依、明月为伴,被称为“森林隐士”,世人难睹其真容。它们在地球上生存了数百万年,人类对它的系统认识仅有几十年。胡锦矗便是我国系统研究大熊猫的第一人。

要说胡锦矗与这位“朋友”的渊源,还得从他的经历说起。

1955年,胡锦矗以超过“甲班”的成绩,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动物研究班,系统学习脊椎动物理论。采集、制作标本是学生在北师大学习生物学的基本功,胡锦矗儿时上树捉鸟的本事派上了用场。当时,动物研究班的十几个学生在北京城分片采集,胡锦矗负责朝阳门到通县片区,周末闲暇之余,他常常蹬着“二八大杠”到近郊调查鸟类和采集标本。

1957年,胡锦矗毕业,施白南希望他回到四川给自己当助手。而就在前一年,位于四川南充的四川师范学院本科专业迁往成都,剩下的专科部分组建了南充师范专科学校(今西华师范大学前身)。当时南充师专新增设了生物系,急需教师,胡锦矗就跌跌撞撞地到了南充,拖了一口大箱子,里面多半是他自己制作的动物标本。在西华师大,胡锦矗一干就是50多个年头。经常有前来拜访的年轻人感慨:“呀,这么大的专家怎么待在这么个小地方!”胡锦矗总是哈哈大笑:“这里离大熊猫近一点嘞!”

1972年发生的一件大事,把胡锦矗的命运和大熊猫紧紧联系在了一起。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在去动物园看熊猫时,尼克松夫人试探性地提出想要熊猫。当年4月26日,大熊猫“玲玲”和“兴兴”抵达华盛顿动物园,一时万人空巷。后来访华的各国政要都想要大熊猫,“熊猫外交”显示出不同寻常的意义。

但中国到底有多少只大熊猫,当时没有人能给出数据。1973年,国务院召集四川、陕西和甘肃三省大熊猫产区召开座谈会,决定弄清野生大熊猫的数量。

责编:王瑞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