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水三中暗战:学校姓"民"姓"公"的讼争3年未停

2018-01-10 09:17:20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公务员张喜梅(卿瑜鲜)控股商水三中。

公务员张喜梅(卿瑜鲜)出资1400万元接手商水三中。

在河南省商水县,张喜梅是一个有几分神秘的人。

在商水三中,她叫卿红梅,管理层称她“卿会计”。曾经担任校长的何志杰说,“卿会计大会从不上台,但开不开这个会、谁坐主席台,都是她说了算。”

在与商水三中副校长胡怀泉签订的合同里、诉讼中,她又叫卿瑜鲜。

在商水县财政局,她叫张喜梅,一名公务员。本来在行政服务中心上班的她“请病假,已经有一年不来上班了”。

在商水县纪委的调查结论中,张喜梅有两个户口、领两份工资;在2017年周口市纪委的调查结论中,张喜梅有5个户口、领两份工资。她借给周金焕1400万元,接手商水三中。而张其实也没有多少钱,1400万元是多方筹集的。

而在举报者王希顺看来,有证据表明,张喜梅才是商水三中的实际控制人,周金焕只是“白手套”。假文件办出真证件,民办学校被歪曲成公办学校,荒诞的事层出不穷,却无法得到纠正,背后是无法斩断的手在操控。

毁约

商水位于河南省东南部,人口超百万。随着社会的发展,原有的两所高中已不能满足入学需求。

2003年3月10日,商水县人民政府与温州人陈震生签订《关于筹建河南省商水县第三中学的协议》,约定“学校享受国家、教育部有关民办学校的一切优惠政策和商水县招商引资所有投资优惠政策”,政府无偿划拨土地、每年投入一定数量的教育基金,支援学校建设,县教育体育局发文在全县范围内抽调教师等,陈震生负责投资,确保当年秋季学期招生。

此后,商水三中如期投入使用。2005年,周口市教育局颁发了《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同年,学校被评为“周口市社会力量办学先进单位”。2007年,商水三中被河南省民办教育协会评为“全国先进民办学校”。

2010年,商水三中再次取得了周口市教育局颁发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有效期自当年5月1日至2018年5月1日。

2012年,时年64岁的陈震生决定退出。4月9日,他与周金焕签订了《关于商水三中整体转让的协议书》。周金焕支付1620万元,取得商水三中董事会(陈震生)的全部股份。

2014年7月,商水三中聘请北京国培京师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河北英才集团董事长何志杰担任常务副校长。

何志杰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自己在商水三中工作期间,工资待遇、工作安排都是“卿会计”决定,基本见不到周金焕。

2015年1月6日,周金焕与何志杰、胡怀泉、王中堂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双方核实确定商水三中全部资产价值2600万元”,作为“商水三中全部资产的投资人及法定代表人、独资股东”,周金焕持有学校15.385%的股权(作价400万元),其余股份分别转让给何志杰、胡怀泉、王中堂(作价2200万元)。

何志杰等接手学校后,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学校面貌发生很大改变。新旧管理者之间的矛盾也逐步升级。

合同生效不足3个月,周金焕单方面毁约。

4月2日,周金焕强行退还何志杰股金1150万元。5月14日,周金焕向商水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商水县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认定她与何志杰等三人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无效,理由是“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

何志杰认为,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并未违反任何法律规定。“卿会计”是看到学校形势向好,认为转让亏了才反悔。

2015年8月6日,商水县法院一审判决《股权转让合同》无效。

8月15日,商水县教体局领导以商水三中无法自行解决内部矛盾为由,强迫校长何志杰及副校长王中堂、胡怀泉交出学校的管理权。何志杰等被扫地出门。

变性

何志杰曾对胜诉信心十足,白纸黑字的合同怎么可能说不算就不算了?

让他未曾想到的是,这个官司延宕了3年,他一败再败。更让他震惊的是,商水三中到底是民办还是公办,竟然都成了问题。

商水县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商水三中资产应包括商水县人民政府提供的建校用122亩土地、三中品牌无形资产及原告的校舍、桌椅、电教设备等。其财产共有人为商水县人民政府和周金焕。原、被告的转让股权包括了与校舍不可分割的商水县人民政府提供建校用的土地,其转让合同未经商水县人民政府同意,擅自处分了共有人的财产,该转让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属无效民事行为。

何志杰、王中堂、胡怀泉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周口中院”)提起上诉。2015年10月30日,周口中院裁定,商水法院程序违法,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商水法院追加商水县教体局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何志杰等认为,政府为民办学校划拨土地、选派公办教师、进行财政支持是政府的职责和义务,商水县政府对三中的上述支持不是政府投资行为,政府不能因支持民办学校而成为学校财产的共有人。

2016年3月22日,商水县法院作出重审判决,再次确认《股权转让合同》无效,理由增加了一条:商水县教体局不同意转让。

何志杰等不服,向周口中院提起上诉。

2016年6月23日,周口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与商水法院判决不同,周口中院认定合同无效的重要依据是一份商水三中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商水法院一审重审时,该证书已提交给法庭。

商水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颁发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显示,商水三中的经费来源为财政补助,开办资金3000万元,举办单位为商水县教体局。

周口中院认定,根据商水三中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应当认定商水三中的举办单位是商水县教体局,而不是周金焕,周金焕无权将商水县教体局举办的第三中学的法人财产予以转让,其转让行为属于无权处分。”

至此,商水三中被认定为公办学校。

2016年6月30日,周口市教育局在《周口日报》上公示了“2015年度民办学校检查合格学校(第一批)及新审批学校公示名单”,商水县第三中学名列其中。

商水三中到底是公办还是民办?时任商水县教体局局长李忠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他“不清楚”。

何志杰等对该证书的合法性提出异议。但周口中院认为,“商水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的颁证行为属于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其合法性不属于人民法院办理民事案件的审查范围,涉案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应当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然而,就是这份证书,在被“应当作为证据”前已被举报、事后被证明是用伪造的公文、印章办理的。

办案

事实上,何志杰等人对商水三中“事业单位法人证书”的真实性早有怀疑。

商水法院重审此案时,何志杰委托代理人王希顺注意到了这份证书。按证书记载,商水三中成了一所公办学校,这与以前民办学校的认知完全相反。

为求证证书的真实性,王希顺等人找到了商水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商水县编办主任柳涛回复:商水县教体局出具了【2012】6号文件和【2013】2号文件。

几经周折,王希顺等人在商水县教体局查到了相应文号的两份文件,发现内容不同。也就是说,商水三中提供的文件是伪造的。

2005年和2014年,国家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先后两次颁布《事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两份细则的第七十二条内容相同,即“申请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被核准登记的,登记管理机关应当依法予以撤销登记……”

据此,王希顺等向商水县教体局举报有人伪造公文、印章,同时要求商水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撤销为商水三中颁发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

王希顺说:“教育局局长说,你让我查我就查?!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领导说,你说假的就是假的?!一句话,没人管。”

2016年4月,王希顺向商水县公安局、检察院实名举报。

在王希顺一次次奔波举报中,2016年6月23日,周口中院以该证书为核心证据,判决何志杰一方败诉。

王希顺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他曾向县、市、省公安机关实名举报伪造公文、印章案,上边领导很重视,就是没进展。“哪怕有一个政府部门认真负责,也不会出现后面的乱局”。

王希顺心急如焚。因为这份文件的真实性直接关系着几个诉讼的输赢。周口中院判决生效后,周金焕分别起诉胡怀泉等,要求他们返还《股权转让协议》生效后的“不当得利”。

2017年4月18日县委书记接待日,王希顺等人反映此案久拖不办,领导当场要求公安局抓紧时间办理。

4月20日,商水县公安局向商水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杨树新出具了《鉴定意见通知书》,认定从商水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调取的商教【2012】6号、商教【2013】2号分别与从商水县教体局调取的同文号文件“印模不能重合”。

然而,撤销登记又拖了一个多月。5月27日,商水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书面决定,撤销商水三中事业单位法人登记,收缴《事业单位法人证明》。

为何在商水县公安局认定伪造公文、印章后一个多月才撤销登记证?商水县编办主任柳涛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的解释是:“我们一直在等公安局的正式通知。”

撤销难,追责更难。伪造公文、印章是刑事犯罪,但查来查去,似乎正在不了了之。

2017年10月14日,王希顺到公安部反映张喜梅涉嫌伪造公文、印章案久拖不决问题,回到商水后被以“扰乱公共秩序”行政拘留10天。妻子杨树新愤而到北京上访。

10月16日,商水县公安局将张喜梅刑事拘留。关押数天后,张喜梅被取保候审。

2017年12月27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和杨树新到商水县公安局、检察院了解本案的最新进展。检察院有关负责人回复:已经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了。公安局办案人员称:咱认为构成犯罪了,检察院认为构不成,我们也没办法。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