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恩慈:去斯坦福挑战哲人

2017-12-28 15:42:49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

刘恩慈

她,近十年学习美声独唱,英皇钢琴八级,会打羽毛球、网球,会除了蝶泳以外的其他所有泳姿,校内外的金牌主持……

她,多次征文比赛得奖,多次AMC数学竞赛中的“全球前5%”,参加Pioneer项目写论文,计算机项目入选东润丘成桐科学奖(南部赛区)决赛……

她,被斯坦福大学哲学专业录取。

17岁的刘恩慈被各种“光环”笼罩,她则在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后目标更加明确,“我打算进入大学再修一个第二专业计算机,与哲学相互补充,相互融合,让自己的知识更加全面。”

刘恩慈身穿绿色的“PINK”卫衣,外面套了一件墨绿色的外套,加上染成深绿色的指甲颜色,足见她对绿色的钟爱。

在即将拍照时,她特意将墨绿色的外套脱掉,说“绿色加绿色似乎还有点怪怪的”,然后就是洒脱的笑声。

在拍照后,她特意向记者强调,“一定要把脸上的痘痘P掉呀”,当得到满意的答复后,她潇洒地一指,然后露出了“你懂我”的微笑。

现在的学生比我忙得多

“我小学是在华工附小,初中是在华附本部,高中则是在华附国际部。”刘恩慈向记者介绍,所以,“我就读的学校缩写都是‘华附’”。之后,便是她为这个“小幽默”而开心的笑声。

前段时间,华附国际部为学生和老师放了10天假,以便学校的外教能够回到远在美国的家乡过节。这段时间也成了学生难得的假期。当记者与刘恩慈沟通采访时间时,她正在上海的迪士尼度假。

“迪士尼人多死了,我还以为周一会比周末的人少一点,但正赶上节日,人更多了。”刘恩慈笑着谈起她的旅行。当许多同学还在进行着自己的旅行时,她回到了广州,悠悠地喝上一上午的早茶。直到中午时分,她才抱歉地回了记者的短信,“不好意思,我刚刚在喝早茶。”

她以过来人的口吻告诉记者,现在的学生比她那时候要忙得多了,比如,小升初,那时就只有“小英赛”和“华杯”,现在则是各种各样的比赛,学生比那时候的他们可累多了。她介绍说,那时候当大家都在极力准备“小英赛”的时候,她主攻的则是“华杯”,也因此考上了华附本部的“奥班”,因为“奥数成绩也还行吧。”

在考上了初中之后,她的成绩始终在“前30%左右”,并不属于班级中顶尖的那一类学生,“因为的确有的同学太强了。”她由衷地说。

作业在学校就做完了

“我觉得自己养成比较好的一个习惯,就是会把作业在学校就做完。”刘恩慈介绍说,她利用课间的时间和自习的时间,将当天的作业在学校就做完,基本上不会带回家做。

她告诉记者,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但相对较少,就算是带回了家中,也会在吃饭之前将作业完成,剩下的大把时间就可以全部自由支配了。“如果留的是几篇大作文,当然会稍微晚一点啦,哈哈。”刘恩慈说,她能够坚持每天晚上11点前准时睡觉,早上6点半左右起床,这非常难得了。

谈话间,刘恩慈的母亲的到来,让刘恩慈更多想到了母亲的话题。她告诉记者,她妈妈是学理科的,所以要求她做题必须要有条理,不然结果会很惨。

“怎么惨了?”她妈妈忍不住接着问。

“因为会要求被重写呀!”刘恩慈继续说,那一次因为打的草稿没有按照妈妈“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每步解题不能跳过”的规定,导致自己又重写了一遍。她母亲当时告诉她,“跳过步骤会容易出错。”

在刘恩慈说完后,她妈妈在一旁也笑了出来,向记者解释说,“我倒是比较好奇她会怎么面对记者的采访,所以就过来听听她讲些什么。”

刘恩慈告诉记者,在学习之余她做了许多自己的事,比如小学升初中时,她为了能够长高点,就专门去学了篮球,“就那么几个能长高的动作天天练。”然后,为了自己能够不感冒,就经常打羽毛球、游泳。

有些爱好需要坚持

“我钢琴考过了英皇八级之后,就不愿意再考了。”刘恩慈介绍说,她觉得钢琴是一种爱好,如果专门为了考级,似乎觉得也没有多大意思了,所以,她决定还是不考级了,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好。

此外,她还有一项从小的爱好,就是“美声独唱”。“似乎是从三年级前后开始吧,然后就从童声练到美声,一直坚持到现在。”她笑着说,能够坚持这么多年,她觉得还是很自豪的。有的人可能爱好一段时间就不喜欢了,然后就荒废了,但是能够坚持下来,总会发现其中很多的乐趣。

此外,对于阅读方面,她告诉记者,她倒是不大喜欢看一些“大部头书”,而是喜欢简短一些的故事和格言。“所以我还是挺喜欢读《读者》杂志的,里面的故事也很现代。”此外,就是她母亲对她的要求,“我妈妈觉得书还是要朗读出来,才能‘其义自见’,所以也会要求我朗读。”

可能是有意无意的“朗读”,也让她对“辩论、演讲、主持”之类能够通过语言表达自己的方式非常感兴趣,“只要有机会就会去参加,所以,一直以来对于自己‘说话’的练习,觉得还是有些自信的。”

她觉得,对于爱好也好,对于学术也罢,能够坚持是一个人专注某一个领域的“第一精神”,只有有了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才能够完成别人觉得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而她在自己的申请文书当中,也讲述了自己的这种感悟。

说到自己到底是文书中的哪一点可能打动了“招考官”,她说,自己也不能确定,但文书中她讲述了一个真实的自己,可能让别人也感受到了她的真诚。“反正看完之后我自己是挺感动的。”

痛苦之后的“开窍”

“刚开始写文书的时候,还是很痛苦的。”刘恩慈回忆说,她一开始也是按照论文的格式,将全局布局好之后,然后将每一个板块细化,之后,再将内容填进去。“说实话,写完了之后,我都觉得挺做作的。”

此前,她曾在高一期间参加Pioneer项目,论文《Chinese Tracking: An Unexploited Controversial Hotspot with Underlying Benefits》获美国学术论文期刊提名。“提名了,但是没有发表。”刘恩慈强调说。

她介绍说,她参加Pioneer项目是一个纽约大学的教授指导的,研究的是教育学、社会学方面的选题,最后确定的选题是“家庭与学校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正规的研究,要进行问卷调查等,而且最终的呈现是以论文的形式。”她说,为了完成这个论文,她读了许多相关的理论书籍。

“这点我也写在了活动清单上了。”刘恩慈说,相对于其他普通的活动,她觉得这种研究性的活动更加有意义,并且这个活动是一个长期参与研究的过程,从二月份到九月份一共进行了七个月,才完成了这篇15-20页的论文。

此外,刘恩慈的计算机项目入选2017年东润丘成桐科学奖(南部赛区)决赛,课题:《Attention Enhanced HBi-LSTM Model for Constructing a Dynamic SAT-Style Reading Material Database》。这同样也是一个长期参与的研究性活动,从三四月份到九月份,也花了六个月的时间完成了30多页的论文。

但面对文书时,她发觉沿用写论文的“套路”就有些行不通了。“最后,我索性就写了自己唱歌的故事,主文书一共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但是却十分真实。”

“我觉得文书体现最真实的自己就好,越快也越自然,至于录不录取、合不合适,可能就是招考官要考虑的事情了。”刘恩慈说。

我会辅修计算机专业

“我父母都是理科生,结果我学的是哲学,哈哈。”刘恩慈笑着说,在高三申请前的暑假,她有幸入选参与斯坦福大学的人文夏校(The Stanford Summer Humanities Institute)。项目为期三周,专注哲学历史文学,由斯坦福大学人文学科著名教授亲自授课,通过这次项目,她真正坚定了自己“哲学专业”的选择。

她告诉记者,从那次项目,她感受到了哲学的“魅力”,“无论多牛的专家、学者,你都可以在经过思考之后去提出反对。”这种意识上的“挑战权威”,让她觉得哲学似乎比其他的学科更加有意思。

此外,她也觉得相比历史、文学等其他文科专业,哲学的逻辑性很强,而且需要不断地思考,这些正是她所喜欢和擅长的。

对于此前参与的多个项目,她觉得并不是获奖才是意义所在,而在参与时需要思考的过程,才是她最看重的。

“我妈妈从小就告诉我,看书需要先看目录,然后看每个目录下的概要,之后看书并且记忆就会快许多。”刘恩慈说,此后,她在学习的过程中,也是通过这种“由总到分、不同方法反复、总结分类、扎实看书”的方法学习。“SAT2其中的美国史部分完全是我自学的,我觉得这种方法还是挺有效的。可以说是达到了我自学的巅峰。”

至于父母对于自己哲学专业的选择,刘恩慈说,其实他们都知道我对哲学感兴趣,喜欢看这方面的书,所以当我选择哲学专业是,他们并没有很意外。但是,他们的建议是,在大学时能够再辅修一门理科方面的专业,相互补充,相互融合,“我妈妈是教计算机的,我对计算机还是很感兴趣的,所以可能会辅修一个这方面的专业。”

上大学后想进音乐剧剧团

“我了解到的样本不够多,不能说什么样的学生适合国际部。”刘恩慈说,但是通过她的感受,她觉得国际部的同学的个性似乎更加鲜明一些。由于课程的选择自由一些,所以个人的特点也就鲜明了。

她提起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国际部时,她说完全是一个临时的决定。“当时有一个认识的高三学姐,考上了美国的名校范德堡大学,我当时就想,我自己是不是也能考上什么名校?然后就报了国际部。”

对于自己近三年的国际部学习,她总结了自己的经验,“核心思想就是要做自己,要保持自己的节奏,不要忘记自己的‘初心’,坚守自己的信念”,这样才能够更好地完成自己在国际部的学习。

她继续说,关键是不要随波逐流,也不要用任何别人的经验和经历去套住自己。

“练了这么多年独唱,我也想改变一下了。”刘恩慈笑着说,她现在对于大学生活已经有了自己的憧憬,希望在进入大学之后加入到音乐剧剧团中,继续唱歌。此外,还会加入一个运动社团当中,“至于哪个项目,我现在还没有想好。”

当她到了大二、大三,就会计划着选修第二专业“计算机”了,大学的生活一定会非常忙碌和精彩的。

“去挑战曾经哲人的思想,想一想都觉得激动。”刘恩慈说。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