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老师:没升学率 难拿高薪

2017-12-21 10:57:00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

旧日的县学建筑,殿宇堂皇方正。

前庙后学,是县学的基本格局。

学宫街是一条特别不起眼的街道,它位于解放中路与米市路之间,宽不过四五米,两边都是平平常常的住宅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一不小心走过了也不知道。不过,难道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这么一条平常的街道,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堂皇的名字?

杀猪宰羊祭孔子 主政官员也来拜

位于解放中路与米市路之间的学宫街现在特别不起眼,但从元代一直到清代,这一带一直是南海县学的所在地,这个地名正是由此而来。我们以前说过,古代广州城一直是番禺、南海两县分治,两县大约以今天的解放路为界,东边是番禺县,西边是南海县。而今。所谓县学,是古代县一级的官办学校,其主要职责是培训秀才,为他们考举人做准备,同时教化乡里,所谓南海县学,也就是南海县的官办学校。看到这儿,你或许会从鼻子里哼一声,不就是个县一级学校吗,还好意思称“学宫”?

这么说就有点想当然了,不信,咱俩穿越到明朝看看,这里压根就没什么路,而是一座富丽堂皇的殿堂。趁着大门口没人,咱们偷偷进去逛逛,真是好大一个地方,从南往北足有两百米,先路过半月牙形的泮池,再走过大成门、大成殿、崇圣祠、尊经阁、明伦堂,肃穆之感油然而生;站在大成殿前,环顾四周,一座座殿宇雕梁画栋、十分壮观。身临其境,你或许也会心服口服,虽然不过是县一级的官学,冠以“南海学宫”之名,却也名副其实,不是随便说说的。

不过,问题又来了,这里明明是一所学校,怎么不少建筑盖得跟庙一样?其实,大成殿、崇圣祠这样的殿宇,本来就是庙,不过拜的不是佛,而是孔子。其实,你若走遍当时全国各地的官办学校,不论是最高级别的国子监,还是府学、州学与县学,格局有大有小,建筑也有差异,但祭祀孔子的殿宇是绝不可少的,而且绝对是各个学校的核心建筑。孔子在古代儒学教育中的地位就不用多说了,历朝历代的封建帝王给他的封号也是要多尊贵有多尊贵。在明代,他被称作“大成先师文宣王”,这也是南海学宫“大成殿”这一名字的来历。至于崇圣祠,据说是祭祀孔子先祖五代的场所,孔子是最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你祭祀孔子,总不能不拜孔子他爹吧?根据朝廷典章,每年春天和秋天,学宫都要举行祭祀活动,杀猪宰羊,还要进献兔子、小鹿、鲤鱼及五谷蔬菜等,同时要奠酒、烧香,现场还有几十号乐工奏乐,舞生跳舞,县太爷也要到场烧香行礼,场面之宏大,不到现场感受一番是无法体会的。

县太爷其实是“南海学宫”的常客,除了一年两度的盛大祭祀(古时成为释奠),每个月的初二、十六,他还必须到大成殿来烧香。拜完孔子后,他还要再到县学的课室——明伦堂考察诸位秀才的学问。每个月都要接受地方官的考试,学生也真是够头疼的。

升学率不佳 老师要降职

如果咱俩运气好,“穿”成了南海学宫的老师,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呢?让人高兴的是,社会地位是不用愁的。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注重教化,所以官学教师的地位还是很高的。事实上,那时,官学的老师都是官,所以叫做“学官”。朝廷担心“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惯例让老师见了地方官提不起头来,索性不给老师设品级,而且还明令官员不得轻慢老师。连王公贵族进了最高学府国子监,都要“执弟子礼”,吃饭都不能和国子监祭酒(可以理解为校长)平起平坐,更别提县太爷进了南海学宫,对老师更得以礼相待。

在南海学宫里做老师,不仅社会地位高,薪酬也不低。县学的学官一般有三位,掌门人叫做“教谕”,主要负责儒家经典的教学,这也是官学里最重要的功课,两位副手则称为训导,一位负责教授“礼、律、书”,即礼仪、典章和书法;另一位负责教授“射、乐、数”,即骑射、音乐和算术。所以,没两把刷子,还真不能在学宫里混。事实上,那时县学的教官,不是举人出身,就是在最高学府国子监里深造过,如果要拿现在的情况打比方,就是没有清华、北大文凭,不能到县一级学校当老师,这个要求挺吓人。

学宫的老师既是官员,当然拿朝廷的俸禄。按规定,教谕和训导每月能拿大米三石,此外还有补贴的鱼、肉、盐、醋,供养自己和家人绰绰有余。此外,学官还能堂而皇之收学生的礼物。一个县学有几十号学生,逢年过节都要向老师送礼,积少成多,收入也不菲。所以,明代有位学官就曾写下“勿谓学官贫,吾所积俸资,并诸生馈赠,亦六百金而归”的话,六百金,也即600两银子,在当时可以买上一二十栋独门独院的小楼。在明代当官学老师,收入高不高,你一看就知道了。

不过,这份高薪并不好拿,因为当时也讲究升学率。根据朝廷的规定,县学教谕9年任内,如果有3个学生中举,可以升职;两个学生中举,不升不降;只有一个学生中举或者一个都没中,那就要降职。要知道,考举人的乡试三年才举行一次,全省每次不过二三十人中举,一个省有多少个县?这指标简直就是紧箍咒,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所谓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高薪的工作,从来就不是容易干的,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

(注:本文参考了《明代学校与科举制度研究》《明朝前期学官制度述论》《试论明代地方儒学的祭祀》《广州地名古今谈》等资料。)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