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青:三尺讲台迎冬夏,一支粉笔写春秋

2017-12-08 16:19:47来源:钱江晚报
字号:

三尺讲台不大,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一支粉笔不长,一笔一画,书写精彩人生。选择了教育,就意味着选择了奉献,在奉献中成长,在成长中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邓青,湖北十堰人。2002年,因“人才引进”计划,邓青来到建德这个地方,现在严州中学新安江校区任教,从教15年的她是一个做事认真、负责,逻辑清晰的物理老师。

在建德从教十五年

从懵懂少女成长为美丽教师

“刚从学校毕业,我就来到了建德,至今已经15年了。”邓青说,刚来建德时自己还是一个小姑娘,现在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人生中最美好的光阴都是在建德度过的。

邓青依稀记得2002年的春季,建德各校校长及领导来到湖北的毕业生招聘会。在现场,一位校长向邓青详细介绍了工作情况,还介绍了建德的好山好水,大家耳熟能详的农夫山泉就产自于建德,还有风景秀丽的千岛湖。也许是因为这位校长的热情邀请,也许是建德的山水风光,使得建德这个地方给她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同年八月,邓青第一次来到建德,她被安排在寿昌中学。“最开始,我就住在寿昌中学的老宿舍里,虽然住宿条件差,但领导还是很关注我们的。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手机,如果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只能跑到镇上去打,学校领导就会把我们叫到办公室去,用办公室座机给家里去一个电话。”除此之外,校领导也会带他们去周边游玩,看一看梦寐以求的千岛湖,走一走夏日清凉的新安江。

十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以让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成长为自己所理想的模样。在十五年的教育生涯中,邓青始终以一名优秀教师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她凭借精湛的专业知识和学生们的喜爱,在今年八月份被评为建德市“十佳美丽教师”。

不苛求成绩有多好

只求学生在课堂上能有收获

在大家印象中,物理是高中理科各科目中比较难学习的一科,特别是对于物理成绩中差等的同学总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疑问,上课听的懂、听得清,但是课下自己做题就不会,对于这么一个普遍问题,作为一名物理老师的邓青有着自己的教学方式。

“物理其实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难,一旦你入门了,你会发现,其实物理也就那么回事。”邓青说,她不要求学生在考试过程中考取多高的分数,但她希望在她的课堂上每位学生都能参与进来,觉得在课堂上是有所收获的。“在我的课堂上,我很注重跟学生之间的互动,我会请基础薄弱一些的学生来回答简单点的问题,难度比较大的问题就请基础扎实一些的学生来回答,不管成绩好差,我想我的课堂氛围是轻松、愉快的,学生们能有所收获的,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不可缺少的。”

在学生眼中,她是最好的引路人,培养了许多杭州市“三好”学生、杭州市“阳光少年”、校学生会干部、社团负责人。她用心铸就教学辉煌,多次获得市优质课一等奖、说课比赛一等奖、命题竞赛一等奖,她也被评为杭州市优秀教师、建德市教坛新秀、建德市优秀教师、建德市优秀班主任。她所任教班级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班级管理工作有声有色,多次被评为杭州市先进班集体、杭州市文明班级。

一个不吃辣的“假”湖北人

在建德学会了吃辣

“为什么说我是‘假’湖北人呢?因为,虽然我是湖北人,但是我不吃辣。我们家在湖北的西北边,在湖北与陕西的交界处,饮食习惯都和陕西人差不多,平日里都是吃面、吃囊、喝汤,吃不了辣。”邓青说,刚到建德寿昌的时候,觉得这里的饭菜实在太辣了,都不敢下筷,尤其是建德大排档里的那些菜几乎都是红辣椒炒青辣椒。

邓青在建德学会了吃辣,不仅是因为建德人爱吃辣,她还有一个湖南老公。大家都知道湖南人很会吃辣,她老公也不例外。在学校,饭菜都是辣的,回到家以后,考虑到老公的口味,也会少放一些辣,久而久之,邓青也学会了吃辣。“现在我比一般人都能吃辣,简直是无辣不欢,口味完全随我老公。”邓青说,虽然建德的辣,她是适应了,但建德的咸豆浆和咸粽子着实让她有些意外,“在我们老家,从来没有出现过咸豆浆,更意外的是咸粽子,因为我们那都是白米棕,沾一口白糖,别提有多香了。在建德一年四季的早晨你都能吃到粽子,但是在我们那只有在端午节才会有粽子吃。”

在外工作的外乡人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辛酸苦辣

邓青觉得虽然南北方在生活、饮食等各方面会有差异,但在建德生活了15年的她,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不过,做为外乡人,她也有着自己辛酸苦楚。

“以前回一趟家,先坐汽车,再坐火车,最后还得坐汽车,需要整整两天的时间,回到家,会发现自己两条腿都水肿了,所以平时的节假日,我们都不回去,只能等过年了才回家一次。”邓青说,一到节假日,家里就显得特别冷清,别人都是亲戚朋友欢聚一堂,他们只能拿出手机跟在远方的亲人问候一声。

更让邓青觉得无助的还是关于带孩子的问题,因为没有家人在身旁,抚育孩子就需要他们的亲力亲为。邓青从孩子出生,到现在上小学,没有人帮忙,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们夫妻协调着来,比如,今天谁接送孩子上下学,谁负责孩子的家庭作业,谁回家给孩子做饭。邓青说,因为自己是班主任,早上得赶在早进班之前到学校,往往等寝室熄灯了才回家,早上出门的时候孩子还没睁眼,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孩子已经睡了,“一个星期可能会有好几天,孩子都没有看见自己的妈妈,当我还在晚自习的时候,孩子打电话过来问我什么时候下班,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邓青回忆到,有一年冬天下大雪,孩子学校放假,但高中部照常上课,老公也得上班,他们就把才上一年纪的孩子锁在了家里,中午抽空回家给孩子送饭。

邓青就这么将自己的青春毫无保留地投入到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人民教师。常有人问她,不远千里地来到建德,做一名普普通通的教师,会不会有后悔,她说:“生活注重的是感受,无关乎其他,我觉得现在很幸福!”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