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何处寻?村里闯进共享单车 湖边挂起故事

2017-09-12 11:26:50来源:中国青年报
字号:

杨欣嘉作品《最后46公里》

出生于1992年的艺术家谭英杰,201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现在他的工作室位于北京罗马湖边。这片位于北京顺义的水域,名字十分浪漫,但若稍打听一下来历,就可能让人失望——湖位于两个村庄之间,一个叫罗各庄,一个叫马头庄,各取首字,拼成了“罗马”湖。

从今年4月开始,谭英杰每天都会来罗马湖一趟,记录湖边发生的事,然后把这些记录雕刻在亚克力板上,悬挂于事件发生的地点。至今,已有了“7月的大雨”“落水狗”“夕阳的摄影”等断章一样的故事。做这件事的过程中,偶尔会有当地人凑过来和谭英杰聊天,但更多的人就算走过路过,也不会注意悬挂在树上的这些透明吊牌。

9月9日,包括谭英杰《罗马湖计划》在内的8组艺术家的作品,被请到了北京798的一处艺术机构,构成了“常青藤计划”2017青年策展人特别项目——“是什么使我们的生活变得如此不同”。展览将于9月至10月在北京、天津两地相继展出。

艺术家作为社会个体,每天也在面对包括网络、社区、居住、污染、拥堵、医疗等大大小小的问题。本次展览的青年策展人王麟所强调和注重的,是日常的、与个人息息相关的生活。

参展的8组艺术家分别聚焦共享经济、社区生态、城市交通等问题,进行了3个月的区域考察与行动实践。王麟说:“其实我们每天的生活在多数时间里,是相对平淡、甚至无聊的;因为太熟悉身边的环境而变得麻木,失去了想去改变的动力。但也许在看完他们的行动之后,观众会思考:艺术,可以使我们的生活变得不同;而我们,也可以改变身边的生活。”

艺术家杨欣嘉的工作室,位于北京顺义一个名叫北石槽的村庄,距离市中心有40多公里。当共享单车已经在北京城里“车满为患”的时候,在地图上同属北京行政区划的北石槽却见不到一辆车的踪影。

2016年年底,杨欣嘉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共享单车提出要解决最后一公里交通,这个需求是城市人群的生活状态决定的,上班的人需要。如果中国的农村也有共享单车,会是怎样的景象?”

作品《最后46公里》由此诞生,杨欣嘉选择了北京市区的7个地点,在每个地点随机选择一辆共享单车骑回北石槽,供村民使用。“我记录下一路上骑行的过程,用身体的流动表现出城市与乡村之间的距离,这是物理的距离,也是心理的距离。当车子出现在农村,马上就被农民骑走了。”不过,杨欣嘉对最后的结果不知如何评价:没有一辆共享单车再回到村子的公共区域。

同样和交通有关,艺术家马力蛟的《潜行记》关注的是北京的核心区域——二环内。来北京两年了,他自嘲其实穷艺术家都住在五环外、甚至六环外,每天坐着公交车去北京市中心打工,却并没有真正在二环内好好地逛一逛,认真地看一看。

“趁我还在北京,我就把二环内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胡同都走一遍,然后记录下来。”在展厅墙上的一幅北京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各色线条,就是马力蛟用双脚或者单车行走过的轨迹。

艺术家雎安奇的《小心大货》,大概是这次展览中最“实用”的作品。大货车在夜间闯红灯造成的交通事故频频,伤亡惨重。雎安奇将滚动着“小心大货”字样的LED灯箱,搁置在北京郊外的多处红绿灯路口,提醒出行的市民、普通车辆以及大货车司机遵守交规,注意安全。

据现场影像反馈,这件艺术品还真起到了一定作用,虽然最终,这个LED灯箱的结局还是有一些伤感——被一辆大货车撞毁。

相比之下,艺术家杨俊岭的作品《香水社区》可能是展览中最“无用”的。他在所居住的北京东南四环的四方桥一带,分散安装了11件自动喷射香水装置,每件装置每5分钟喷射一次香水,24小时不间断,每天向这个区域喷射3168次。然后这片区域发生什么变化了吗?并没有。

“这件作品表现的可能就是当代艺术与普通人的关系,你一直在做,可是没有用。”王麟说,“当你想用艺术家的身份和普通人交流,让他们知道艺术家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也许效果不是很理想,但重要的是过程和行动。大部分人对当代艺术的理解还是比较少,我希望这个展览能尽量拉近当代艺术与大众的距离。”

本次展览的展厅内设置了投稿信箱,期待更多艺术家的参与。北京,仅是一个起点。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